收藏

疯狂到三天一报价,化妆品原材料价格暴涨何时休?

CBO首页 | 作者:张钊 | 来源:化妆品财经在线  2021-10-19  访问量:2225 评论

导读

价格疯长的原材料,让化妆品行业“中间商”生产企业倍感压力,面对上游无力议价,面对下游无法加价。在“无力”和“无法”之间,许多企业一时只能让出自身利润来保证正常生产。

最近,化妆品生产企业很难。

 

十一假期之后,记者不断看到有业内人士在朋友圈吐槽原材料价格的“不合理”涨价,某品牌负责人表示:“化妆品原料涨价50%-300%,还在上升趋势,关键还不容易买到”。

 

图片

图片来自广州化工交易中心

 

事实上,在国庆节前,巴斯夫、陶氏、杜邦等大厂提前发布涨价函,假期结束开始陆续生效。涨价信息涵盖聚醚胺、聚氨酯、塑化、BDO、钛白粉等产业链,涉及PA6、PA66、PBT、PMMA、PC、钛白粉、MDI等产品,涨幅位于500-6500元/吨。

 

其中,巴斯夫于10月5日发布官方消息,10月15日起上调北美地区所有热塑性聚氨酯弹性体(TPU)的售价,涨幅为0.55美元/磅(约7810元/吨),提涨将近8000元。

 

记者从一些企业的采购部门了解到,部分原料厂商目前也只剩下零星库存,尤其以一些大宗的原料更是抢手,以至于发布多次涨价函之后,仍然供不应求。有代工企业负责人告诉《化妆品财经在线》记者,自从疫情之后,涉及到化妆品生产的多种原材料价格就一直在增长,但还在可以接受的范围,国庆节之后,增长速度过快,一时间很多企业难以承受了。

 

01

三天一报价

代工企业“两头不讨好”

中小企业直呼“不敢接单”


图片


今年9月开始,多省份开始“限电拉闸”,在此大背景下,生产企业势必会在有限的时间内加大投产。国庆后山东、广东两个化工大省启动新一轮限电停产措施,两大省份“开四停三”、“开二停五”,市场的库存再次减少,广州作为化妆品生产企业最多的省份,受到的影响空前。

 

记者注意到,近一个月时间内,上涨原料品种多达56种,其中上涨幅度最高的是液碱,涨幅为143.63%。其次是片碱,涨幅为109.48%。片碱俗称氢氧化钠,在化妆品中大多是两种用途,一是作为强碱与脂肪酸类发生反应生成皂基,大多出现在清洁用品中;二是做为PH调节剂,出现在产品中调节产品的PH值。

 

代工企业广州奥蓓斯化妆品有限公司负责人告诉《化妆品财经在线》记者,当前原材料的报价浮动很大,上游给到的价格,最多只能管三天,三天之后又是另外一个价格了,有个别原料的报价甚至出现一天一报价,“无货”、“严重缺货”的材料比比皆是,不仅影响了生产的进度,而且还影响了合作的订单。

 

“奥蓓斯最近合作的一款护发油,因为原材料的价格翻倍了,客户接受不了,直接取消订单,还有一些客户有需求,但是不愿意接受涨价,我们有订单却不敢接,真是进退两难。”上述人士表示,代工企业夹在厂家和客户之间压力特别大。

 

图片


在广州优聚集团总经理曾小静看来,大宗原料涨价主要是受国际疫情的影响,海关的进口把控变得严格,一些进口的大宗原材料,到国内来的都比较少,加之进货周期变长。“丙二醇的价格已经翻了一倍,不少原料供应企业的丙二醇报价早已超过3万元每吨,‘破4’似乎也不远了。”

 

他无不担忧地表示,价格一旦涨上来,话语权在原料商手中,到时想降下来就很难了。他进一步谈到,非大宗的原料的供货还算较为稳定,因此优聚集团暂时没有计划做大量备货,如果接下来价格没有回落的趋势,势必要多准备一些库存,以规避风险。

 

从记者在生产企业中了解的情况看,当前部分公司表示正在“优化库存结构”,而资金规模有限、锁定原材料价格能力较差的中小企业,更是直呼“不敢接单”。


02

是否跟着涨价?

代工厂和品牌方都在观望


在疫情、原料上涨与限电的“三座大山”下,“喘不过气”的小企业被淘汰,大部分企业需要调整生产状态,化妆品供应链生态受到一定程度的冲击。不过,由于原材料涨价幅度、定价和结算模式差异等原因,不同品类所需的原材料对涨价影响也不尽相同。

 

面对持续上涨的原材料,广州李记包装科技有限公司目前并没有给客户涨价,此举意味企业将降低自身利润,以维持客户的利益。

 

“不过,这也不是长久之计,毕竟任何企业都得生存。”公司总经理李道扬表示,会综合接下来两个月的实际情况,考虑在12月份安排涨价,涨价幅度不会低于10%。

 

图片


“当前,对我们的影响主要是交货未能如期跟上,供应商受限电影响,许多生产安排下半夜生产,质量不稳定,工人也短缺。感觉不管是上游的供应商,还是下游的品牌客户,在各种涨价之后,是处于一个博弈、互相探底的阶段,那些无法给客户涨价的工厂,如果一直牺牲自己的利润,恐怕有倒闭的风险。”李道扬说道。

 

有声音认为,随着原材料价格暴涨,美妆产品价格相应也会出现增长,从而将告别低价。对此,诗妃国际董事长张申俊却不这么认为,“当前除了国际大牌,国产品哪些有轻易涨价的?从消费者心理上来说,产品如果不是在品质上有巨大的飞跃,他们很难接受产品的涨价,大不了换一种替代品,可供选择的那么多。”

 

在生产成本增加的情况下,品牌方是否会相应提价呢?护肤品牌真丽斯品牌负责刘立宽人表示,“作为品牌商,首先考虑的会是市场行情,如果产品能持续稳定在市场保持增长,是不会考虑涨价的,如果市场疲软,到处都是低价倾销,哪里又敢涨价?进退两难。”

 

图片

 

“综合来看,目前都不会涨价,但如果后面成本真的无法接受,会随着市场环境变化走。当前要确保成本不断增加的情况下,产品依然要合规生产与销售,应对策略是尽量做好服务,减少涨价带来的影响。会根据市场行情,和上游原料与供应商再谈成本分摊等等。”刘立宽说道。

 

同时,该品牌希望国内一些大型原料生产商加大研发投入,加快创新和替代品的产出,为品牌方提供更物美价廉的选择,品牌也会加快国产原料应用储备。

关注化妆品财经在线官方微信

行业动态 抢先知道